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投资与城市综合发展

  第十届全国体育产业学术会议在广州体育学院召开,包括国内几大重点体育院校的学界“大咖”以及体育产业一线的龙头公司齐聚一堂,就风投快进快出为何挣不到钱,中国体育是缓步上升的朝阳产业,产业大发展的下一个突破口在哪里,全国范围内蓬勃发展的体育小镇的盈利模式等前沿话题展开讨论,其中不乏针锋相对的精彩对话,给产业研究领域的专家学者很多启发,也给体育产业投资人带来了很多政策和方向指引,可以说这是一次以开放胸怀、思维和心态应对当前体育产业最棘手问题的高峰论坛。
  近期,广州日报记者参加了多场体育产业协会和论坛的会议,业界人士最关注的还是体育产业的下一个“风口”是什么,都想乘风而上,掘一桶金。本期三言二拍特邀两位嘉宾一起参与讨论,让他们透露一些“淘金秘笈”。
  体育产业“高烧”降温
  孙嘉晖:本届全国体育产业学术会议在广州召开,在业界引起广泛关注;经历了过去两年的投资热潮,我国体育产业出现刹车、降温的迹象,两位教授对目前中国体育产业的境遇如何看待?
  曹可强:2014年《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46号文)》下发,2015年~2016年,社会资本涌入体育产业非常踊跃,数字也非常庞大;但2016年后期至今,形势有走冷的迹象;客观上,46号文的顶层设计非常好,但在优惠政策落地时,政策执行力还不够强,包括土地、财政、税收等优惠政策落地需要一个过程,社会资本看中的是体育产业的“大蛋糕”,但未必会设置清晰的目标,某种意义上有跑马圈地的嫌疑,是一种投资冲动。
  周良君:我认同曹教授的观点。46号文是总揽全局、综合性、宏观性的体育产业发展规划,这是一盘大棋,意味着国家政策的导向性,决定了体育产业将成为未来若干年快速发展的一个新领域,但未必是社会资本所想象的,他们在金融、互联网领域的惯常手法是快进快出,这显然与体育产业的特点无法完全吻合。
  孙嘉晖:的确,这两年我遇到不少从金融、通讯行业转做体育的朋友,他们都在抱怨,说体育产业挣的都是辛苦钱,大家都在思考下一个引爆点在哪里。
  曹可强:国家出台政策,说明体育产业肯定是金矿、是朝阳产业,但盈利需要一个过程,并不是一上来就有高于社会平均盈利率的大生意;社会资本也在沉淀,逐步认清体育产业未来发展方向,粗放的投入、经营肯定挣不到钱。
  周良君:很多时候,社会资本只是看到了欧美体育产业蓬勃发展的大生意,但并未认清人家是经过几十年、上百年的培育、发展期,体育真正融入中国人的生活才是最近几年的事情;但相比欧美,我们的体育消费占比还很低,未来的空间很大。
  孙嘉晖:看来两位对社会资本快速变现的短期行为都不看好。
  新的挣钱入口出现
  周良君:2017年是值得纪念的中国体育产业的分水岭,无论是资本、社会、市场都趋于理性。做体育产业不仅需要个人情怀,更重要的是必须回归商业本质,要选准切入口,创新商业模式,然后精耕细作,持续发力。
  孙嘉晖:周教授卖了个关子,没有直说“风口”,但告诉了我们思路和方向。
  曹可强:2016年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加快发展健身休闲产业的指导意见》,简称77号文,明确提到了发展航空、水上和山地户外运动产业,被誉为“海陆空”,并指出2025年让健身休闲产业达到3万亿元。事实上,作为46号文的下位文件,77号文已指明了方向,那就是健身休闲产业,陆海空运动与旅游、文化相结合。
  周良君:过去几年,体育产业主要集中在体育场馆、赛事、装备等门类;77号文的着力点是“服务”。健身休闲产业是以体育运动为载体,以参与体验为主要形式,以促进身心健康为目的,向大众提供相关产品和服务的一系列经济活动。它涵盖健身服务、设施建设、器材装备制造等业态。
  曹可强:事实上,在社会经济快速发展、生活方式发展转变的情况下,原先的观光旅游逐步转化为参与性旅游;目前,我国体育服务业在体育产业中的占比不到20%,随着现代服务业的发展,加快体育服务业发展成为一种必然,健身休闲和体育竞赛表演是龙头,会带动更多国民经济部门快速发展。
  休闲体育关乎百姓健康、家庭幸福,关乎中华民族的未来;没有全面的健康,就没有全面的小康。
  周良君:健身休闲业可以充分发挥其在对用户时间占有上的优势,健身休闲业的优势是一旦进入就对时间有较长占据,能够为消费者创造沉浸式场景,带给人们沉浸式体验。要么帮用户省时间,要么帮他们把时间花在美好的事物上。
  休闲体育正融入生活
  曹可强:实际上,产业的发展一定与需求相关联,老百姓没有需求,就不会有产业的大发展。围绕健康、休闲、娱乐展开的休闲体育,实际上是与健康相关的业态,以前谈健康,直接关联药品、保健品,那是狭义的;现在谈健康,不仅是遗传因素,还有后天锻炼,不局限于卫生医疗,还要防病健身。2014年国民体质抽样调查结果不容乐观,这也为我们敲响了警钟。
  周良君:的确,这是一种观念和生活方式的转变。现在我们生活富有了,但想要享受高品质的体育服务,却无法得到满足,这种需求的集聚与爆发,将直接引爆休闲体育板块。2010年~2015年,我国经常参加体育锻炼的人数不断上升,2015年经常参加体育锻炼的人数达到近4亿人。其中,18岁~35岁的健身人群占比最大,超过60%。一方面,青年人从小生活环境较为优越,接受过良好的教育,有着时尚的消费观念,喜欢追求现代化的生活方式;另一方面,该群体基本无经济负担,同时又有一定的经济基础,具备消费的物质条件。因此,这一年龄段的健身群体消费意识极强,消费能力和购买能力均很强,使得他们在整个消费活动中占据主要地位。
  孙嘉晖:从体育到健康,从竞技到休闲,体育在社会生活当中扮演的角色也在发生变化,可以说覆盖了人的一生。
  周良君:是这样的。到2025年,我国健身休闲产业将达到3万亿元,在整个体育产业中占比达到60%。现在的数据,健身休闲产业占比还不到20%,未来有3倍以上的增长机会。所以,对于社会资本来说,真正的机会在健身休闲产业。
  曹可强:我了解到,北京一些社区出现了几平方米大小的健身仓,打通了社区健身最后一公里,依托互联网+人工智能技术,刷卡消费,每天完成适量运动已成为时尚。大众对健康的需求,生活方式的转变,社会资本找到了健身服务、指导的细分市场,刚好迎合市民的需求。
  周良君:休闲体育作为一种新兴业态,表现出了以下动向:提供的内容不再是炫耀品,而是体验品;不再是使用品,而是依赖品;不再是只满足个人需求,而是满足整个群体需求;不再是单纯健身休闲体育产品,而是附带文化属性的产品。 2017中国体育产业与城市发展高峰论坛于日前在宁波举行。本次论坛采用主题演讲和主题对话的形式,围绕“体育产业和城市品牌发展”的主题,从不同角度讨论体育及其相关产业如何集聚一座城市多方面资源、提升城市影响力。
  会上,中国体育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鲍明晓教授和华南师范大学体育科学学院谭建湘教授,分别发表了“利用大型体育赛事促进城市发展”、“大型体育场馆对城市发展的影响”主题演讲。
  鲍明晓教授认为,利用大型体育赛事能够促进城市发展,主要有7个表现:迅速提升城市的全球影响力、拓展城市的发展空间、完善城市的基础设施、提升城市生活品质和文化魅力、重塑城市的形象并促进城市的转型、帮助城市打造旅游目的地、带动城市体育产业的快速发展。他总结到:“宁波能不能成为体育强市,就看宁波体育能不能成为城市品牌影响力、经济生产力、文化传播力、社会亲和力的一部分,最重要的是能不能成为全体宁波人民健康的一部分。只有把体育工作融入这个大局里面,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体育强市。”
  谭建湘教授举例,大型体育场馆的建设对城市规划、城市基础设施发展速度、城市产业结构变迁、社会投资与城市综合发展有多方面影响。他还用沈阳绿岛体育中心的例子阐述场馆建设不当对城市发展形成“陷阱效应”,即一个体育场在市场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将会降低利用率,与其他场馆形成竞争关系从而导致闭馆。在随后进行“体育产业如何助力城市品牌提升”主题对话环节,议及了城市品牌塑造和城市转型升级,大型赛事、场馆与城市发展,体育旅游和城市文化,体育政策引导,创新性服务,体育产业发展与资本化运作,全民健身和健康中国建设等诸多热门话题。
  宁波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体育事业的发展,把体育产业作为推动经济转型升级的重要力量。原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王钧在主旨发言中提到,体育是全社会的产业,全民健身已上升为国家战略,宁波体育产业的推动要紧密围绕“依托场馆,紧扣本体,全面发展,服务社会”。此次论坛,对大力发展全民健身事业,提升宁波市体育特色城市品牌影响力有着深远意义。 由中国体育科学学会体育产业分会主办,广州体育学院承办的第十届全国体育产业学术会议日前在广州体育学院开幕。中国体育科学学会副秘书长杨杰,中国体育科学学会常务理事、体育产业分会主任委员戴健,体育产业分会副主任委员张瑞林,广州体育学院党委书记黄紫华、校长刘永东等出席会议。
  本次学术会议采用主题报告、专题报告和企业专家论坛三种形式,共发表学术论文207篇,论文作者来自全国近20个省区市,反映出体育产业已经得到了全国各地的普遍关注。与会人员深入探讨全面深化改革进程中我国体育产业发展的机遇与构想,共商体育产业创新发展大计。中国体育科学学会、国家体育总局等部门负责人,国内外知名专家及体育产业领域公司负责人共约300人出席会议。会议围绕体育产业的发展,首次实现了不同领域跨界融合,共商体育产业发展策略。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8-01-04  【打印此页】  【关闭
友情链接:

0